税减了非税收入却快速增长,企业减负打折扣了吗

昨天,财政部举行新闻发布会,发布了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:1-6月累计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7846亿元,同比增长3.4%;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3538亿元,同比增长10.7%。

很多人注意到,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长3.4%,但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.3%,财政收入增长,与GDP增长明显不同步啊!而且两者相差不是一点半点,这究竟是咋回事?

还有不少人发现,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是107846亿元,支出是123538亿元。从大数上看,相当于全国财政收上来10万亿元,花出去了12万亿元,这个是怎么做到的?这会不会带来财政预算不平衡?

您的关注,就是我们的动力!麻辣姐对相关数据进行了搜集整理,并采访有关部门和专家,对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进行分析解释,供您参考。

问题一:财政收入增长,与GDP增长为何不同步?

要弄清楚这个问题,需要把上半年的数据分季度看。

首先GDP增长分季度看,一季度同比增长6.4%,二季度增长6.2%,两个季度之间变化不大。再来看财政收入增长:一季度增长6.2%,增速与GDP增长基本相当;二季度增长只有0.8%,远低于同时GDP增长。

也就是说,二季度财政收入增长明显放缓,拖了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长的“后腿”,从而导致财政收入增长与GDP增长不同步。

那么,二季度财政收入增长这么低,究竟是啥原因?

这个问题真问到点上了。一般而言,只要经济运行平稳,财政收入也会相对平稳。二季度是经济运行平稳,财政收入增长却明显放缓,主要原因只能归结为一点——减税降费。

而且,减税降费实施的时间点,也与财政收入放缓的节点相吻合。今年3月,全国两会上确实全年减税降费近2万亿元,除了个税减税实施较早,大多数减税政策基本上都是在二季度落地的。所以,减税降费的效果,也是从二季度开始逐渐显现的。受此影响,二季度财政收入增长肯定会放缓。

“今年上半年,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,中央和地方财政部门切实采取措施,确保减税降费落地生根。”财政部国库集中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介绍,减税降费效果持续加大,相关收入同比下降或增幅回落。特别是从5月份起,深化增值税改革减税效果更加突出,税收收入连续两个月下降。

减税降费力度这么大,主要行业受益明显。上半年,制造业税收增幅,比一季度回落6.8个百分点,汽车、专用设备、通用设备、仪器仪表、电气器材、纺织、化工等行业增幅回落明显;交通运输仓储业、信息传输软件服务业税收增幅,分别比一季度回落10.3个和6个百分点;批发和零售业税收同比下降0.5%,而一季度为增长3.5%。另外,受5月底出台的保险业手续费及佣金税前扣除比例上调影响,保险业税收同比下降18%。

“总体看,上半年财政收入运行总体平稳。如果将减税等因素还原回去,全国财政收入增幅与GDP现价增幅基本匹配,保持在合理区间。”刘金云说。

从目前情况来看,减税降费落实认真有力,总体平稳有序,效果逐步显现并符合预期。2019年上半年,全国税收收入累计增速,与2018年相比,同期回落了13.5个百分点。“减税降费措施迅速实施、落地生根,使改革红利惠及广大企业,减轻了企业的税费负担,增强了企业活力,有效稳定了预期,促进经济平稳运行。”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教授邓子基认为。

问题二:税减下来了,为何非税收入快速增长?

上半年,全国税收收入增长0.9%,二季度全国税收更是下降3.3%,可以说减税效果相当明显。但减税的同时,上半年全国非税收入15422亿元,同比增长21.4%。

看到这个数字,不少人感觉不淡定了:这是什么情况?会不会有的地方减了税却又增了费,让企业减负打了折扣?

其实,上半年非税收入增长较快,并非是因为提高收费而增加的收入。最主要的因素是,受落实减税降费等因素影响,今年财政收入增幅放缓。为了弥补减税带来的减收,实现财政收支平衡,中央和地方财政通过盘活国有资金和资产等,多渠道筹集收入。筹集上来的这部分收入,在财政收入的大盘子里,就体现为非税收入。

多渠道筹集资金,包括加大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调入力度,提高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一般公共预算比例,盘活存量资金资产等方式。据了解,一些地方已采取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、清理盘活存量资金、安排地方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等方式弥补减收。

多渠道筹集的资金,规模有多大?数据显示,上半年全国非税收入15422亿元,同比增加2720亿元。

其中,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203亿元,增加1705亿元,增长3.4倍;国有资源(资产)有偿使用收入4416亿元,增加683亿元,增长18.3%。上述2项合计增收2388亿元,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88%。

从中央来看,上半年,中央财政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1685亿元,体现在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中,占全国非税收入增收额的62%。

也就是说,在增加2720亿元非税收入中,“国企红利”和国有资源(资产)有偿使用收入占了大头,是非税收入快速增长的主要因素。

上半年,涉及降费政策的有关收入,仍在继续下降:包含教育费附加在内的专项收入3708亿元,下降2.2%;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2085亿元,在去年同期大幅下降20.6%的基础上,今年上半年又下降0.5%。

“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是党中央、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,绝不允许借各种名目乱收费抵消减税降费效果。”财政部税政司巡视员徐国乔说,近年来,财政部按照职责分工积极开展乱收费整治工作,联合有关部门开展涉企收费专项整治行动,对非税收入收缴情况进行专项检查。

从整体上看,各地、各部门依法依规收费的意识有了明显增强。但从局部看,个别地区和部门乱收费问题时有发生。这也说明,整治乱收费工作不容松懈。下一步,财政部将重点做好以下工作:一是从严新设收费项目,加强源头控制;二是加强收费目录清单“一张网”动态管理,提高政策透明度,主动接受社会监督;三是整治乱收费绝不手软,加大查处和问责力度,切实维护企业合法权益。

问题三:财政支出增长,为何比财政收入增长快?

上半年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过10万亿元,同比增长3.4%;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超12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7%。

有媒体认为,财政支出增幅高于收入增幅,意味着打破了预算平衡,加剧了收支矛盾。

这种观点,实际上是对“预算”这个概念理解不到位。作为“国家账本”,我国的财政预算编制,是以“年”为单位的。每年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多少钱,借多少债,花多少钱,钱花在什么地方,预算都是提前安排好的。

不过,在财政收支进度上,每个月并不完全一样。这个月收入快、支出慢,下个月收入少、支出多,都是可能的。但全年总算账,财政收支则是按预算走的,大体上是平衡的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翻看一下每年两会上的预算报告,相关数据都可以支撑这一结论。

还有人不解:财政收入都是直接上缴国库的,上半年收上来10万亿元,却花出去了12万亿元,国库里有那么多钱吗?这是多出来的2万亿是从哪儿来的?

一开始,麻辣姐也不理解,专家一解释才恍然大悟:原来是收钱与花钱的口径不一样。

财政收入的数据指的是纯收入,包括税收和非税收入;而财政支出的钱,不仅包括这些纯收入,还包括政府通过发债筹集的资金。上半年,全国地方累计发行新增债券21765亿元,占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30800亿元的70.7%。

财政的资金,早投入早见效。全国财政支出增幅明显快于收入增幅,为大力支持各项重点领域建设,实施国家重大发展战略、保障和改善民生,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(来源:人民日报中央厨房·麻辣财经工作室)

a 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