练习太极拳如何功夫上手

杨家汪脉太极拳的传承强调“功夫上手”,什么是“功夫上手”呢?就是要将身上练出来的功夫,体现到手上,古拳谱上所说“形于手指”,身上练的功夫要从手上体现出来。

有人要问:“怎么才能功夫上手”,从手上体现出来呢?有三个过程:首先是要“手带腰”“手带身”“外带内”,达到“以手带身任逍遥”的境界。此时练的是活腰,这是过去秘而不传,只内传弟子的。吴图南的爱徒杨家仓对此有点疑惑,反复问吴图南,吴就大发脾气:你如果不信我说的,你就走吧,不要跟我学了!现在有人还不信,还是用腰带手,所以我也只好“天长地久任悠悠,你若无心我也休”了。第二阶段是“丹田气上手”,通过养气、聚气、行气上手。第三阶段是“意”上手,只一想,意念一到功夫就到手上。

能功夫上手,就进入了传统内功太极拳的中层功夫即意到、气到、力到的地步。

杨禹廷要求打拳体会“毛驴拉磨”

记得六十年代我与拳友陈惠良去拜访杨老,请教他如何打好太极拳时,他说“盘架子要像毛驴拉磨那样”。为什么要像毛驴拉磨那样,当时并不理解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深感这是练太极拳的原则,是基础,是方向,越来越感到这一点拨的金贵。

“毛驴拉磨”是指:我是磨,毛驴拉着我转。这样就能松腰、活腰,随着毛驴转,我不是主动转,是被动转。打太极拳与拳击、摔跤不同,腰不能用力。如果腰用力,腰带手,腰就僵了,错了。拳谱上说腰要“活似车轮”,要知道,那时候都是手推车,牲口拉的车,轮子都是被动转的,不是现在的汽车,摩托车是主动轮。“毛驴拉磨”是太极拳“用意不用力”的具体练法,这里的“毛驴”就是“意”。

吴图南要求“外带内”,“梢带根”

有一次拳友陈惠良跟我说,吴老跟杨家仓发大脾气了,起因是杨家仓问吴老,练太极拳是“外带内”还是“内带外”?“以梢带根”还是“根带梢”?结果吴老很生气说:“这个问题你问两次了,明明告诉你是外带内,梢带根,你不相信我,走人啊!干吗还跟着我!”。那时杨家仓跟吴老已多年,而且学得很好,还在北大教拳,吴老生那么大的气!当时我立即意识到,这个问题一定很重要。后来就清楚明白了,这跟杨禹廷说的“毛驴拉磨”是一个问题,如果不“外带内”、“梢带根”的话,腰是死的,永远也练不出太极劲,借不了力,不可能“四两拨千斤”,所以吴老急了。

两手春风拂杨柳,双脚犹如踩浮舟

如果有人要问我,如何才能练好拳的话,我曾写了下面几四句话:

两手春风拂杨柳,

双脚犹如踩浮舟。

南屏晚钟悬百会,

静听宏音扬全球。

意思是说:两手不但要像杨柳那样随风飘柔,而且更重要的是,它是被春风吹动的,是被动的,春风是“意”。双脚不要踩死,要有腾挪之势,好像在船上,即拳谱所说“飘飘荡荡浪里钻,上轻下沉不倒颠”。第三句讲的是身形,要正,像口悬挂在寺庙里的铜钟,发散着声波。而自己心要静,意要随,不要想打人,不执着追求什么,随宏伟的音波散向太空。

作者简介:

陈耀庭,1937年1月生于杭州,北京化工大学教授,我国知名材料科学家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太极拳业余爱好者,五十年代初跟牛春明学习杨式老架,六十年代到北京,跟随吴式太极拳名家刘晚仓,学习吴式太极拳及推手十多年,七八十年代跟高占奎、朱怀元学习汪永泉传杨式老架。曾受到老一代大师吴图南、杨禹廷、汪培生、孙剑云、郝少如等的指教,现任北京汪永泉太极拳研究会名誉副会长。

a b